我的黑色翅膀、不能用在白色天堂飞翔

2019-04-15 15:36万博体育3.0app

简介【一】一次相遇,那是一生难以偿还的债。只不过,对于感情而言,能不能也做到银货两讫呢?   我是莫离烟,一位自由写作者,热爱文章、吃食和旅游。那是什么时候呢?五年前,七年

  【一】一次相遇,那是一生难以偿还的债。只不过,对于感情而言,能不能也做到银货两讫呢?     我是莫离烟,一位自由写作者,热爱文章、吃食和旅游。那是什么时候呢?五年前,七年前,还是十年前?应该是在暮春吧,我去了杭州,那是个暧昧的城市,有江南典型的迷离。而我去的这个时令,正是柳树展芽的时候,一切都那么的自然。何况还有断桥,白素贞与许仙的相遇很好地为我们埋下了伏笔。     那一天,下着朦胧细雨,有着严重古典情结的我,喜欢古诗词,古建筑,古意境。还记得你笑话我,“只怕哪个古人不小心穿越到现在,你也会去喜欢那老妖精,对不对?”我当时只是笑,却忘了告诉你答案。就在我放下伞,在湖旁淋雨时,你出现了。伞罩在了我的头顶,“这位小姐,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可是淋了雨也是会感冒的。”我冷漠地看了你一眼,“我不是在淋雨,只不过是在感受杭州的气息而已!”说完就一步跨出了伞下,而你却步步紧逼,伞又到了我的头顶,我不耐烦地瞪了你一眼,一大步跨了出去,却没想到前面已是湖边,一下子踏进了湖里。你吓坏了,一把丢了伞,将我捞了上来.之后,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来笑话我,“感受杭州的气息,也不必下到湖里去吧!”我唰一下红了脸,只得赌气地转过头去,心里把你骂得要死。你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我一声响亮的“阿嚏!”打断了。是了,我得了重感冒。     你以我是受害者为由,满脸的愧疚,硬是小题大做地把我挟持进了医院。看着你在医院里跑前跑后,跟医生问东问西。我不禁莞尔,你这么个大男孩竟然有这样细密的心思,懂得体贴照顾别人。直到这时,我才开始细细打量你。1米8多的个子,清爽的碎发,不算挺的鼻子,总的来说你只是一个一般般的人。可是,你的眼睛却不可思议的明亮,总让人不由自主地陷到其中。从医院出来,你对我嘘寒问暖。蹲下身子与我平视,“小姐,我真的很抱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决定了,我要负起责任来就近照顾你。”看着你发亮的眼睛,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随便,只要不踏入我的地盘,住到火星去也没人管你!”“我叫苏易轩,苏轼的苏,易安的易,气宇轩昂的轩,你呢?”你的自我介绍很奇特,人品应该不会差吧,我不禁多看了你一眼。“莫离烟。”     苏易轩,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如此戏剧化。难怪我们的结局……     就这样,你搬到了我租屋的旁边,我们成了邻居。因为工作,我的饮食和休息是十分不规律的。我也早就习惯了这样日夜颠覆的生活。那一天清早,我刚赶完稿子准备休息,敲门声却突然响了。渴望睡眠的我决定忽视它。可是敲门声却一阵比一阵有力,一阵比一阵仓促。“谁啊,大清早的……”门口笑眯眯看着我的人很精神,可是我很累啊。“苏易轩,你很闲是不是,不要大清早来敲我的门!”你满脸错愕,显然被眼前的我吓到了。黑眼圈,乱糟糟的头发,未梳洗的脸庞。但也只是一瞬,你抬起手,“饿不饿,该吃早饭了。”“不饿……等等,你说,早饭!”你只是笑,看着我像一个鬼子一样地扫荡了手中的早餐。毕竟,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一直在赶稿,还没来得及吃饭,你现在无疑是雪中送炭呐。“离烟,你总这样拼命工作是不好的,不要日夜颠倒的生活。”白了你一眼,继续吃饭。“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拼命做什么,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我现在过得很好,不必你来操心!”“莫离烟!”被你突然提高的声音吓到,自从你搬到附近,就再也没连名带姓地叫过我了。“干吗?”抬起头,很无辜地看着你。“算了,跟你谈个交易怎么样?”“什么交易?”“如果你能正常的生活,那我每天都给你送早餐,嗯?”赶稿很重要,可他的早餐也很诱人,罢了,白天也可以赶稿的嘛。“成交,那现在能不能让我先补个觉。”你暖暖地笑,“嗯,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真是够哥们够朋友。”我拍拍你的肩膀,去了卧室,没听到你喃喃地说:“哥们?朋友?”迷迷糊糊中,觉得似乎有人进了卧室,盯着我好一会,帮我理了理被子又出去了。     【二】苏易轩,我一直以为我们会这么相安无事地做着哥们、朋友。直到你说:从今往后,让我来照顾你,我们的世界没有什么沐磊、李恩言,好不好?     那一天晚上,熟睡的我被手机吵醒,“离烟,我好想你。你还好吗?”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恍若掉进了冰窟。沐磊,为什么,你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很好!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不要再骚扰我!”挂断电话,只觉得头晕目眩,回忆就像洪水一样袭来。我浑身冰冷,蜷缩在床的一角,直到天亮。“砰砰砰!”敲门声一阵阵传来,我没有起来,直到你提着早餐进来。你知道备用钥匙放在门口的花盆下面。看着我,你似乎吓住了,惶恐地拍着我的背,“离烟,离烟,你怎么了?怎么回事?”看着你担忧的脸,满腹的委屈都涌了上来,眼泪止也止不住。“他回来了,他给我打电话,他……我该怎么办?怎么办?”“他,他是谁?离烟,你别哭,先把事情说清楚。”“苏易轩,我骗了你,我不是来旅游的。我是在逃避,我跟他分手,他有了别人,我就,我就……”“他,是你男朋友。”你放开我,端来一盆水让我洗漱,又看着我吃了早餐。“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小心翼翼地试探问我。“我跟他是高中同学,从高中开始谈恋爱,到大学后去了不同的学校,大四那年,我偷偷去看他,本想给他一个惊喜,却发现他正陪着别的女生,我不知道自己竟像傻子一样地被骗了三年。那女生是他们班的班花,李恩言。沐磊大一就开始追她了,一直到大二,他们公开在一起,可我还像个傻子一样。”你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一丝痛苦,而我只顾着哭,并没有注意到。“他说他爱的还是我,他要来找我。”“离烟,那你呢?”我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你。你紧盯着我,“离烟,你呢?你还爱他吗?”还爱吗?脑海中闪过和他在一起的各种场面,快地让人抓不住。可是到最后,定格在脑海中的却是西湖边你帮我撑伞的场景。难道,我喜欢上你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只能愣愣的看着你。你的表情由期待变得落寞,我握住你的手,“苏易轩,你从明天起带我走遍杭州好不好?”你笑着答:“好!”     第二天,你给我送过早餐后,就拉着我出去了。就像你答应我的那样,带我走遍了杭州城,看了那么多的景色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离烟,你饿不饿?我知道一家餐馆火锅特别好吃,我带你去好不好?”像一个展示独有物一样的孩子,苏易轩,你真的好可爱。火锅很好吃,眼泪都吃出来了。腾腾的蒸气缓慢地上升,我们恍若隔了一亿光年一样,模糊得看不清五官,就是这样,不长也不短,却再不能更进一步,像是要消失不见一样。“苏易轩,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手明显得顿了一下再不能稳稳的夹菜,“当然不会离开你,别忘了我可是要对你负责的嘞。”略带张扬的笑是那么温暖,你会不会一直在我身边?     放下饭钱你拉着我出去了,一直到西湖边才放开。”离烟,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地方?”我看看你,点了点头。你转过身面朝着西湖,“因为一场突然的雨,我当时匆忙的往家里赶,却瞥见柳树下有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衣白裙,身形瘦削的女孩,可是这么淑女的装扮,她却梳着高高的马尾,我看她慢慢地仰起头张开双手,仿佛就要消失的模样。离烟,你知道吗,我当时,心脏好像被谁用手紧紧抓住,疼得不能呼吸。所以我拿着伞走了过去,却没想害她落水,不过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她。”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决心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你,只怕我早就溺死在西湖里了。”为什么,苏易轩,你不该接近我的,不该对我这么好,让我离不开你,为什么?”你猛地把我搂进怀里,下巴抵着我的额头。”离烟,因为我爱你。”你的话恍若惊雷一样在我头顶炸开。放开我,你直视着我的眼睛,”从今以后,让我来照顾你,我们的世界没有什么沐磊、李恩言,好不好?”“好。”苏易轩,我该怎么告诉你,在接到沐磊的电话后,我的眼前闪动的都是你的脸你的笑。     【三】将来,你跟我去爱尔兰好不好     你认真地作着我的男朋友。是的,认真。你给我准备三餐,整理房间,却从未进过我的书房。因为我曾经说过:不喜欢别人随便进我的书房。那天,在你不知情地时候,我从晚上赶稿,吃过早餐,又一头钻进书房,直到中午赶完稿,才放松地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等我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还放了一张纸,是你的笔迹,“离烟,很抱歉,今天不得已进了你的书房,午餐我放在微波炉里,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午餐,发现我在书房睡着了,才把我抱回了卧室,可是你跟我说抱歉,就因为去了书房,你跟我说抱歉。看着那张纸条,我快气疯了,心却一阵阵地疼着,是我没给你承诺对不对?使我还没有表明心意对不对?     一把推开隔壁的门,”苏易轩,你什么意思?”把纸条扔到地上,”不就去个书房,还道歉,你什么意思?”“离烟,是你说你不喜欢别人随便进你的书房,所以……”“所以什么,你是别人吗?还是说你想当别人,是你说我们的世界没有别人的,你现在也不想要我了,是不是?”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下来。“离烟,你是说你愿意接受我了?”你猛地抱住了我,“不”你的身体僵硬了,我慢慢地伸出手环抱住你,“我喜欢你。”你用力地抱紧我,我感到你的手在颤抖,可是却看到你上扬的嘴角。     每天下午,我都窝在你的怀里看书听音乐,你对我书房的书也是如数家珍。”离烟,我真怀疑,只怕哪个古人穿越到现在,你也会去喜欢那老妖精,对不对?”我只笑着打你,却不出声。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想买几本书吗,吃完饭我带你去书店吧。”“好,你掏钱。”     “我喜欢这本书,《人生若只如初见》多美啊,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将来我也要开一家书店,只卖我喜欢的书,它还要有一个美好的名字清雅的环境。你做投资人怎么样?”“额,我更喜欢当老板~娘。哈哈哈哈……”故意的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莫离烟,你脸红什么,啊,丑死了。“苏易轩你给我站住,不许再跑了,敢拿我说笑不怕死是不是?”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似水,流年不会繁华一些。可是在我看来,一个“若”字,多么地可怕,一种恐惧在心中翻腾叫嚣,我们会不会也若只如初见,我们会不会故人心易变。猛地转身,却撞到了你。”怎么了,一直在发愣,咱们回家吧。”家,我们的家,苏易轩你会不会一直陪我走下去。回去的路上,看到有新人在西湖边采景,我不肯走,就拉着你站在暗处一直盯着那一对幸福的准夫妻。是不是我眼睛里的渴望与羡慕太过明显,你静静地看着我,”离烟,将来你跟我去爱尔兰。”不是询问而是直接地通知我。“好,我跟你去。”易轩,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你那故意隐藏却还是微微扬起的嘴角吗?爱尔兰是个不允许离婚的国家。笨蛋苏易轩,这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好不好!     一本《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句永恒的在一起。这是你同时给我的,是离分还是拥抱,是糖果还是鸩毒。     [四]回来吧,还记得我们的过去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每日不是在书房看书就去是西湖散步。那一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人。手里夹着烟的沐磊狠狠地盯着我们牵在一起的手,我慌乱的挣开了,没有看到你失落的表情。客厅里,我们三人俨然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尴尬的气氛,我轻声地开口,“沐磊,这是苏易轩,我……”“男朋友!”我和沐磊同时看着仿佛刚才不曾开过口的你,可是那火气十足的话确实是你吐出来的。“呃,是男朋友,易轩这是沐磊。”“她前男友!”沐磊挑衅的看着你。我被眼前这诡异又充满浓浓火药味的场景吓住了,拉着你的手,边往外走边回头说:“沐磊,你先休息一下,我跟易轩去买点东西。”气喘吁吁的逃出来,才发现你笑得像只狐狸,气愤的甩开手,想掐掐你。却没料到,你竟然一动不动的站着,只不过奸笑变成了傻笑。你伸出胳膊抱住我,“还好,你把他当客人,而不是我。”你的话里,夹杂着一丝放松后的叹息,我抱抱你,“那么,咱们去买些东西来招待远来之客吧!”     晚饭过后,沐磊似乎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你也赌着气无聊地来回转换电视节目。“那个,沐磊你女朋友自己在家不害怕吧?”看着你越来越臭的脸,我只能当炮灰去问他了。沐磊看了看你,又看了看我,自嘲地笑了一下,就起身要出门。“我送送你。”“不必了,好好陪你的男朋友吧。”听到关门声,我吐了吐舌,刚要回头,却发现已经处于一片温暖之中,从身后抱着我,你的声音是愉悦的,“好了,他走了,我也不打扰你了,好好睡一觉吧,嗯?”反身抱住你,在你胸口使劲揉了揉脑袋,闷声闷气的回你一声,“嗯,你也早些睡吧,明天早上给我送早餐啊。”“知道了,小懒猪。”送你出门的时候,“苏易轩!”你转过身,我猛地抬头亲了你一口,“知道吗,小懒猪也是你宠的!”是不是我眼花了,你的脸出现了一层可疑的胭脂色,你竟然脸红了,隔着门大喊了一声,苏易轩,你好纯情呐,哈哈哈哈……“莫离烟,你还敢说,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晚安明天见。”易轩,现在想来,那天晚上的你,是不是很幸福,很快乐。可是,对不起……     早晨,你满脸笑容的送来早餐,却在见到我夸张的笑脸,听到我夸张的笑声时,愤怒了。一把将笑得瘫在饭桌上的我抓了起来。“莫离烟,这可是你惹我的...”话音未落,你的吻就扑了过来,不温柔,像汹涌的潮水那样猛烈。就在我快要不能呼吸时,你终于放开了我,看着待愣愣的我,你大笑了起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你。“苏易轩,你真的是苏易轩吗?”你弯下身与我平视,“我是,是你一个人的苏易轩。”你知不知道,说这话时,你的眼睛差点将我吸进去,深邃而迷人。我很想告诉你,莫离烟也是你一个人的,可我不敢,我害怕我没把沐磊彻底忘掉,那对你不公平。所以,我只能低下头,嗫嚅地说一句:“我好饿,想去吃早餐了。”反正我们在一起,总会找机会告诉你的,又不是今后见不了面。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有些时间一旦错过,就再也补不回来了,这就是所谓的一语成谶吧。     我没想到会再一次接到沐磊的电话。“离烟,我错了真的错了,你回来吧,还记得我们的过去吗我们很幸福很快乐。”“够了,沐磊你别忘了,你有女朋友,我也有男朋友。”“别跟我提李恩言那个女人,只知道认钱不认人,她早就跟一个老外走了。离烟,现在李恩言走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不可能了,李恩言是走了,你能保证不会再有其它的女人吗,更何况我现在有男朋友。”“可你爱的人是我!你敢说你已经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没可能了!”我本以为事情会这样结束,可惜人不是神,怎么可能事事如意呢。     沐磊去找了苏易轩,要求他离开我。“苏易轩是吧,我说你还是趁早离开离烟,她根本就不爱你,她爱的人一直是我。”“那是以前,但现在,她是我女朋友,请你离她远一点,不要再来骚扰我们!”“哼,她爱的当真是你吗?她说过她爱你吗?嗯?说啊,她可是和我说过千句万句的。”一句话点中了要害。离烟,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吗,你,不爱我。     “开门开门!”“易轩,你喝酒了?怎么醉成这样?”“你别管我,我问你,你是不是还没放下沐磊,是不是?”“我,易轩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彻底忘了他的。”“够了,我就知道你没有忘了他,你爱的还是他,那你就去找他吧。”“啊,易轩,你推我,你真的不相信我吗?”可是回应我的只有呼呼的风声,他走了……     易轩,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快点回来吧。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着了,朦胧间有人进来了,“易轩,我没有骗你,没有,你相信我好不好。”“你真的爱上苏易轩了吗?嗯?”“不对,不是易轩的声音,你是谁?”“我是谁?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沐磊!你要做什么,出去!”“干什么,你说呢?不过这苏易轩也太天真了吧,我就说了几句话,他就受不了了,哼哼!”     “不!”     一阵响雷突然响起,震得人心发颤。     【五】老死,再不相往来     苏易轩,现在的我,在爱尔兰,想你。你曾经说过,让我和你一起去爱尔兰,我怎么会不知道爱尔兰是一个不允许离婚的国度,真的很美,对不对?可是,现在的我,怎么还能和你一起徜佯在这里。易轩,你眼里那个阳光爱笑的莫离烟已经死了,早在三年前就死了。现在的莫离烟怎么还配得上那样美好的你。易轩,我多想再跟你说一遍,我爱你,好爱好爱。可今后,怕是再也没机会说了……     “砰!”正在家中整理物品的苏易轩突然倒地,手中的瓷娃娃也应声而碎。“轩,怎么了?”问话的女子高贵优雅,眼含柔情。捂着阵痛心口的苏易轩,看着那一地碎片,眼中满是惊愕,是回忆,是痛苦。“还是碎了,终是连一点纪念也不愿留给我吗?”“唉,碎了就碎了,这东西都好几年了,再买个新的就行了。”“新的,新的,她最讨厌的就是‘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你说什么?”“没什么,把东西收拾一下,下午还要赶飞机。”     “嘶!”撕开胶布,何离儿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总是把这个盒子藏地严严实实。打开盒子后,里面只有一个日记本和一本画册,日记本的首页贴着一张大头贴,上面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女孩,和自己的丈夫,“离烟,你不出一声地离开,连个理由也不肯给我,那么我用自己的余生来怀念你,来回忆我们的回忆,我爱你,很爱很爱……”推门进来的苏易轩只看到何离儿僵硬地背对门站在那。“离儿,准备好了吗?……谁准你动那个盒子的!”“谁准我?苏易轩,为了这么个破盒子,你骂我?”夺过盒子的苏易轩愣愣地看着那张照片,脸上的线条慢慢柔和下来。“她就是你心心念念忘不掉的那个人,对吧!”“她已经离开了,你想太多了。”“真的离开了吗,你要把余生都给她,那我呢,我怎么办?苏易轩,你怎么这么狠!”“‘易烟书楼’我已经卖了,就要跟你去美国了,还想怎么样?”“我还想怎么样?作为一个妻子,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的丈夫能好好爱我,这也有错吗?我想跟你去的是爱尔兰,不是什么美国!”“我不会去爱尔兰,赶紧准备一下,下午就要走了。”     抱着盒子的苏易轩看着日记本上的照片,湿了眼眶,抚摸着她的脸颊,“离烟,你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还会不会这么灿烂地向别人微笑?”一滴眼泪落到照片上,面容变得模糊不清......莫离烟,你为什么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为什么?     下午2:00,太阳最温暖的时候,一架飞机划过蓝天,飞向另一个国度。两滴泪从飞机上落下来,又怎能分得清是谁的呢?     从此,真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第二日,杭州街头的报亭出现一则新闻“爱尔兰突发枪战,中国女孩为救婴儿中枪而亡”,标题下的那张脸,再不会睁开双眼,灿烂地微笑。人们都在猜测,为什么这个女孩子在临终前请求别人将她的骨灰洒在杭州西湖。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宿命轮回这件事,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这里。     老死不相往来啊……     苏易轩,不管你信不信,你曾来过,我不曾离开。     在我心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上一篇:文章网:被抛弃的石头

下一篇:称爹